RK424

全职/jojo/free/古剑||韩叶/乔西/宗凛/越苏

【全职】原文爆粗口次数+呵呵总结

一切尽在呵呵中hhhhhhh

落天下:

闲着无聊搜了一下。范围为职业选手+蓝河+陈果


方便大家塑造一下人物性格什么的。


PS.至于滚/操/擦/呵 之类的单字在原文出现的数量的太多,不好找,所以不在总结内


再PS.下面出现的总结不仅是说出口来的,还有在心里默默骂着腹诽的,也被我算在内了




①我操!(附注:原文中没用过卧槽哦)


魏琛:8次


黄少天:2次


叶修/蓝河/刘皓/方锐/李华:1次




②我去!(附注:前期用的少,大概过了近一半之后用的才比较多)


黄少天:14次


包荣兴:8次


叶修:5次


方锐:4次


魏琛:3次


张家兴/肖时钦/吕泊远:2次


袁柏清/林敬言/张佳乐/杨昊轩/孙翔:1次




③我靠!(附注:黄少有几次说的是“我靠靠靠靠靠”)


黄少天:19次


魏琛:7次


蓝河/方锐:6次


叶修/陈果:5次


包荣兴:3次


罗辑/张佳乐/楼冠宁:2次


江波涛/林敬言/周烨柏/文客北/刘皓/许斌/袁柏清/任俊驰/田森/张伟/郑轩/吴启:1次




④你大爷!


黄少天/魏琛:6次


张佳乐:1次


(黄少其中的五次“你大爷”都是对苏沐橙说的)




⑤你妹!


黄少天:10次


魏琛:7次


张佳乐:5次


方锐:4次


蓝河:3次


叶修/杜明/林敬言/袁柏清:1次


(杜明的那次居然是对周泽楷说的 Σ( ° △ °\|\|\|)︴)




⑥我日!


魏琛:5次


蓝河:1次




⑦去死!(附注:严格来说,这不算粗口……吧?)


莫凡/孙翔/黄少天/陈果/魏琛/舒可欣+舒可怡:2次


张佳乐:1次


(莫凡的两次都是对金公主说的)




⑧不得好死!(附注:……诅咒类?)


魏琛:2次


黄少天:1次




⑨我擦!


黄少天:1次(附:另加“我擦勒”1次)


魏琛:1次




10.妈的!


魏琛:19次(附:另加“他妈的”8次,“滚你妈的”1次)


黄少天:6次


方锐:4次


刘皓/杜明:3次


郑轩:2次


韩文清/安文逸/张佳乐/吴启/赵禹哲/肖云:1次




①①畜生


叶修:2次


(全是用来形容魏琛的)




①②狗日的!


魏琛:1次




①③滚蛋!


昧光:2次


韩文清/方锐/蓝河:1次




①④妈蛋!


黄少天:2次


苏沐秋/李迅:1次




①⑤泥马


莫凡/方锐/魏琛:2次


叶修/罗辑/肖时钦/刘小别/陈果/刘皓/蓝河:1次




PS.据统计,罗辑爆粗口几乎都是冲着包子的,剩下人爆粗口,85%以上全是冲着叶修的。蓝河应该是95%都是冲着叶修的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
自称“老子”:


魏琛:39次


刘皓:3次


黄少天:2次


叶修/林敬言/蓝河:1次




全文“呵呵”的次数:


叶修:144次(大都为普通笑、干笑、笑而不语和意义不明←最后的这个要看听的人的怎么理解的,基本上他们都理解成了嘲讽……)


魏琛:12次(大都是老谋深算笑、装深沉笑)


唐柔/方锐:8次(大都是普通笑)


喻文州/楼冠宁:7次(大都是普通笑,小楼有干笑,喻队……不明。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心脏笑起来背后的意义是什么。)


刘皓:6次(冷笑、假笑)


苏沐橙/陈果/林敬言/孙翔:5次(两妹子大都是普通笑,老林有干笑,二翔是冷笑)


黄少天:4次


包荣兴/周泽楷/张佳乐/安文逸:3次


乔一帆/江波涛/李轩/赵禹哲/蓝河:2次


王杰希/韩文清/莫凡/张新杰/袁柏清/楚云秀/肖时钦/于锋/杨聪:1次




总结:恭喜黄少获得爆粗口小能手奖章一枚(。)我觉得获奖的原因有四个,第一是话多,每次一说话就会自然而然带上了。第二是师承魏琛,被带坏了。第三是黄少几乎是最早出现的角色之一了,全文的戏份很多,说话的次数多,所以爆粗口的次数也就多了。老魏几乎是一半之后才出现的,方锐是大约三分之二的时候。要是这两个人出现的早点,结果就不好说了……第四是谁让他老是被叶修气到炸毛诶嘿


还有些人完全想不到他们也会爆粗口,比如老韩和小安的“妈的”,罗辑和江波涛的“我靠”,还有杜小明对小周的那句“你妹”(虽然是腹诽),也没想过叶修居然也自称过“老子”……


其实一开始只是想找叶修爆粗口的次数,后来发现叶神其实不怎么说脏话呢。


#因为一切尽在呵呵中#



今天去了蝴蝶蓝O!乐乐真的可爱哭了!

【古剑/兰孙】长大(虐,慎入)



青丝浸染散落肩头,昔日的青涩少年如今已为人父,在那俊秀的脸上再也见不到那般天真,眉目端秀,头微微向上仰着,清逸的夜风一遍遍抚过男子的衣角。

这时身后传来了几声轻咳,男子转过身,连忙紧了紧女子的外褂,「深夜多风,你出来作甚?小心身子着凉。」女子摆摆手,「兰生…我无妨…倒是你为何还不就寝?」

「只是突然想起了些以前的事…」兰生望了望屋内,「沁儿怎样?」孙小姐也下意识地望了望,道「睡熟了…」

一阵风又吹来,兰生搂紧孙小姐、替她挡过这阵风。
孙小姐微笑着道谢。
「今日无月…」兰生望着天空喃喃道。
「今日…是朔月…」在兰生怀中的孙小姐望着兰生渐渐忧伤的侧脸,正欲唤他,没想到兰生唇瓣先启「还记得以前每到此日屠苏便会因煞气而痛苦不已…我也曾熬粥给他喝…」

说到这兰生突然苦笑了起来「每到此日…晴雪和襄铃都会很担心屠苏…喜欢一个人究竟是怎样的呢…当时的我不明白…但先下我懂了…喜欢一个人就好似喜欢一朵花、你会摘它、而真正去爱它、便是为它浇水、护着它…」

孙小姐默默听着兰生说自己以前的事,不由地叹了口气,「兰生这般可是对故人的执念?」

「执念…」兰生摇摇头「如今已是人俱散,有缘相见、无缘…亦不是我可以左右…」

孙小姐抬手揽住兰生一撮被风吹散的发丝,「兰生…无论见与不见…我都希望你能快乐…让你娶我这个活不了几些日子的小女子真是对不住、」

兰生加紧了手上的力度,俯下身在孙小姐额头上落下一吻「傻娘子…我是真心爱你和沁儿,不悔的…好了、风又大了些、我送你回房…」

孙小姐总是说不过兰生、只好点点头。

兰生待孙小姐甚好、好到看淡浮沉的孙小姐都会害怕哪天要是真的离开兰生了要如何过…在孙小姐怀上沁儿的那些日子,曾有郎中断言孙小姐体大寒这孩子怕是保不住,兰生不信,便细心照料,每天亲自下厨,隔个三五天就会熬些鸡汤补气,晚上会帮孙小姐暖好被子,会抱着她睡…那时孙奶娘总会乐呵呵地说这姑爷是选对了,咱小姐不亏、不亏!于是沁儿很顺利地生了下来,很健康。当时刚入冬,屋外有薄薄的雪,兰生便取名方文沁——沁如雪…

「姑爷你个小兔崽子半夜小姐出来你也不拦着、瞧、这不感冒了么、」孙奶娘翘个兰花指,说着这个如今和自己一般高的姑爷。「我现去城里抓几副药给娘子…」兰生也不敢耽搁、马上便动身。

买完药的兰生走在人群中,望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心中不由感叹…就在这时,他猛然看见一个身影,再稳重的他也会立即冲了上去。

「咦?兰…兰生?」少女亦是不敢相信地捂住了嘴。
「襄铃…」这个曾经自己喜欢过、爱过、却终又不能相伴此生的人…
「我只是、出来会、马上又得回去」
「……」
「兰生你现在好高我都没法叫你矮冬瓜了…」「……」
「兰生…这些年…可好…」
「襄铃…也长大了啊…」

你千万别急着长大、这样就好、长大实在是件痛苦的事…这句话是兰生曾经说过的…

「…」襄铃不语,「没办法的事…就算我不想…象屠苏哥哥的事…」

兰生默然。

----------

「乖娘子,来,喝一口。」兰生轻轻吹过勺中的汤药,泛起丝丝涟漪,用另一只手扶起月言的背脊,将勺送到月言嘴边。

汤药犯着浓浓的苦涩味,让月言不禁掩袖轻咳两声。「兰生,无碍的…不必费心…」话还未尽,一勺汤药又送了过来,月言苦笑不语,心中确是别样的甜蜜…

「嘿~娘都脸红了~」沁儿扑到月言身上。
「沁儿…」
「沁儿乖,来爹抱着,你娘她病了。」兰生一把将沁儿抱起。
「诶、爹你怎么也脸红了…??」
兰、孙同时「小孩子别管…」

沁儿的性格很象以前的兰生,所以经常弄得月言不知如何才好,也因此,沁儿和爹更亲。

三日后,月言便好了。
这天早上,兰生扶月言起来,走到梳妆台前。「娘子,我为你梳头可好?」月言欲要拒绝,但一想自己又何尝成功拒绝过?于是便轻轻点点头「有劳夫君了…」

月言的头发柔顺之至,兰生用木梳从发根梳到发梢无打结之处,兰生微笑着一点点梳着,第一次知道娘子的头发这般美丽,自己也是第一次给娘子梳头吧,这样的时光还会继续多久…?

将最后一枚发饰别上,兰生为月言套上外褂,便带她出来透透风。「娘子可有几日没出来了,好好呼吸下空气吧。」月言轻轻靠在兰生怀里,笑了。

这样就足够…就算死也没关系了…此生…孙月言已无悔了…



这样的日子过了10个年头…

在第11年时,庭院的桃花盛开,月言得了不治之症,怕是活不了几日便要离去了吧…兰生和沁儿一直在旁边陪着她,月言总是笑着说没事,可谁又知她得知此事时闷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,没有抽噎声,只是漠漠流着眼泪…不知那泪为何而流…

有一日,月言对沁儿说有话要对你爹单独说…沁儿应了,退出房去。

「娘子何事…?」声音轻如鸿毛,怕打碎什么脆弱的东西…

月言伸过手,兰生双手握住。

「兰生…夫君……我知道今日便是我的大限之止…」
「瞎说什么…你还会活得很久的,相信我…」兰生越说越没底气,要说当初娶月言时自己对月言毫无爱慕之意,经过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,兰生是真心喜欢上了她…如今她要离自己而去,心里也如刀割般痛。

「不必说了…我知道你在安慰我…我已经看淡了…只是…」说到这月言哭了,当然这是兰生第一次见…
「娘子…」兰生痛苦地闭上眼。
「没想到这一世自己还是不能陪你到最后…」兰生惊讶地看向月言,见到了个让他此生难忘的笑以及…「师兄…」

「你什么时候想起来的…?」

月言笑着说「不论前世红尘,此生爱的是方兰生…不是晋磊…」

兰生漠然…微微点点头…

兰生一直握着那手,直至冰凉刺骨……放也放不开了…


「方兰生你给我滚、我要你照顾好小姐、你却、你却、、」奶娘嘶吼着,她疯了吧…当时兰生是这个感觉。奶娘很疼爱她家小姐,可谓把月言当作自己的闺女,如今月言离世,最难过的也许是她…


兰生跪在地上磕了个头「承蒙照顾。」便带着沁儿离开了,把沁儿留在奶娘身边她会更痛苦。

方府已有些日子没人住过了,陈设还是原来的样子,但上面已沾满了尘土。兰生没顾得上清理这些,便带着沁儿来到祖坟。


「二姐…你还好么…?」兰生用手掸掸墓碑上的"方如沁"三个字。

「爹…这是你说过的我那位已逝的二姑…?」

「是啊…以前可待我凶了,但…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…」

「爹…」

「我陪陪二姐…你先回府中吧…」沁儿看不到兰生的脸…不知道他此刻会是什么表情…



长大实在是件痛苦的事…真的是这样吗?


【古剑/越苏】

【刚玩古剑时写的…最近电视剧播了就又想起它来,决定发到lof上来…】

……

紫胤真人把百里屠苏带到昆仑山上时,屠苏只裹着一块褐色麻布,身子十分瘦弱。

陵越第一次见到百里屠苏时,他被紫胤放在地上,只及陵越腰封处。当时他身上的麻布微微欲开,陵越竟然会脸红。马上唤来芙蕖给这个师妹一件道服穿。紫胤开口「他是男的…」陵越一惊,蹲下身看着屠苏「不是…师妹…?」屠苏一口咬在了陵越脖子上…炸毛了…
最让屠苏气愤的是…自己竟和这个白痴大高个一个房间…

到了房间,陵越俯下身问屠苏「可要洗一下身子?我给你热水。」就算如此,屠苏还是得仰着头看向陵越并点点头,小屠苏当时就想,以后一定要这白痴给我揉脖子…
屠苏身上有很多伤口,浸入热水中时会有些瘙痒感,但他还是坚持洗了个干净。
「为何会有这么多伤口?」陵越不知何时在浴室里了。小屠苏想、这个白痴心理有点变态也情有可原…(这里指看屠苏洗澡)「我也不记得这些伤从何而来…」「失忆…?」屠苏不语,继续洗。屠苏感觉到陵越在摸自己的辫子,「师弟是南疆人?」屠苏点点头。「师弟叫什么?」「不告诉你…」屠苏能感到摸自己辫子的手僵了一下,「在下陵越…师弟想何时告诉我就什么时候告诉吧…」陵越没想到自己第一个室友兼师弟就这么难处…果然这是师尊对我人际交往能力的极大考验…
待屠苏洗好后,陵越执意要为师弟包扎伤口,屠苏没办法、只好应了他的意思。陵越细心地一点点为屠苏包扎,屠苏望着陵越专注的神情,一时恍然了…所以当陵越碰到屠苏大腿时,小屠苏敏感地一下跳了起来。「师弟…?」「我…我自己来吧…」

对于人际交往问题、陵越苦恼了一星期、总和师弟和不来、
这天他便厚着脸皮去向自称人见人爱不爱不行的芙蕖请教…

「噗…」听完陵越叙述自己的惨痛经历后,芙蕖忍不住笑了出声,「陵越大师兄也有今天啊~我告诉你吧,送礼物是最好的方法~」

礼物……?

在回房间的路上,陵越便一直在想送什么好…这时一个鸟屎落在了他的头上,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瘦成皮包骨头的鸟摇摇晃晃地飞着…
天…这是什么鸟…能飞上昆仑山==…陵越觉得此鸟非同小可便借助屋檐支撑一个翻身将鸟抓住,这鸟就当礼物吧…

回到房间,屠苏正在看书,陵越将鸟放到屠苏面前,「见面礼,可否喜欢?」「……」屠苏望着陵越头上的鸟屎和身上的羽毛,「师兄先去洗一下吧…」

等陵越擦着长发走过来时,见到那鸟脖子上多了个项圈,是屠苏亲手弄的。「这是海东青…」屠苏小声地说。「嗯…?」「小时候见过此类鸟,应是海东青没错了,师兄,谢谢。」屠苏第一次冲陵越笑了一下。
屠苏的微笑杀伤力99%、、陵越第二天就病了…

这天陵越靠在床沿看书,看得正投入,一粒糖果敷在了陵越的唇瓣间,陵越侧过头看到的是屠苏的脸「吃了它,很好吃的、」陵越点点头将糖含进口中,屠苏的手指却碰在了陵越柔嫩细薄的红唇上久久没有离开…「师弟?」

「……我叫百里屠苏。」

陵越原以为自己已和师弟搞好关系了…哪知他朔月那天一夜不归…这么小就在外游荡?观察了几个月发现都是如此…心存疑惑的他,在这个月的朔月之日早早便假装躺在床上睡着了,屠苏过了不久便拿着焚寂出屋了,陵越翻身起来,在他后面跟着。

「师弟确是来了师尊这儿…」说着,陵越走进了师尊房间的大门,趴在屋门出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「呃啊……」「屠苏,放松些」「师…师尊…我受不了了…」「你这次比较厉害,怕是会比平时痛些」「啊……」「忍会,马上就好了」

这这这…这在干什么?!陵越一脚把门踹开「师尊恕弟子无礼…请将师…弟…」陵越愣了,师尊和师弟衣襟皆整坐在床上,师弟抱着焚寂坐在前面,一脸痛苦的样子,师尊则在后面为他渡真气。并非陵越所想…

「陵越,刚才你在吾屋偷听我已然没有理会,先下你踹门而入,可知犯了错?」陵越单膝跪下「是,弟子知错,甘愿受罚。」「罢了,也不是什么大错,为师只望你莫要将屠苏此事告知天墉其他弟子。我没有消除你的记忆便是信任你。」「师弟他…」陵越抬头看见了浑身冒着黑红气息,着实令人毛骨悚然,「这是怎了?」师尊摇摇头,「是煞气发作,朔月都会有」「所以师弟朔月都不归便是来到师尊这儿?」「是,如今看来是不用了,既然你已经知道屠苏此事,为师便将他托付于你,朔月之日为他渡真气便可。」「弟子明白,这便带师弟回去。」

陵越横抱起屠苏,屠苏真的很轻,抱起来不费什么力气。陵越怕风吹到师弟,便将师弟抱得紧了些,将师弟的头揽到自己胸口,屠苏用手轻轻捏住陵越的衣角,陵越便带他走了。

陵越专注地为屠苏渡真气,看着屠苏身上的煞气越来越小,直至全无,才放开双手,那一瞬间的头晕涌了上来,陵越倒在了床上。「师兄?」「没事…只是从没这么使用过真气,有些累了…」说着说着陵越就睡着了…屠苏爬过来为陵越脱衣服,只留下一件单薄的亵衣,为他盖好被子,干完这些、本来就很疲惫的屠苏也倒在陵越怀里睡着了…

自那以后,屠苏和陵越的关系莫名甚好…俩人总趁师尊不注意睡在一起,当然师尊发现的话他们可得一个月萝卜咸菜为三餐了。

「师兄…」屠苏夹起一个萝卜根,放进口中嚼着,「师尊为何反对咱们睡在一起啊…」「傻师弟…当然是因为……唉?你这么一说…我也不知道…」「对嘛…你看…我给师尊剩了一张床、师尊就可以改造天墉让每个房间都一张床、可以容纳更多弟子…」「还可以增强人际交往能力==…」陵越接了一句。「那师尊到底为什么呢…」「感慨了呗…」芙蕖端着一盘萝卜根坐到两位师兄之间。「你也吃萝卜根了?」越、苏同答。「是啊…我跟你们说啊、经我初步分析、师尊现在处于老年更年期…感慨年轻人可以一起睡、但自己一老头子就不行、嫉妒了就开始把最近天墉泛滥的萝卜给咱们吃了呗、」「==…当真?」「99%绝对是…」「师兄咱们得去安慰安慰师尊」「师弟说的是、让师尊看开点、」

「找我何事?」紫胤头不抬,专心地擦着剑。「师尊…其实您神采依旧、」「对、师尊、万事要看得开、若师尊想要和别人一起睡、可以来找我…」「请不要再犯老年更年期症了…」「胡闹…!」的一声,师尊走出屋.

「这…又是怎么回事…」「已经老年期了吧…」